尋夢無痕

e-Newsletters
  • 王世輝 作於11/04/07

27歲時來到波士頓,物換星移35年,鄉音未改鬢毛衰,他鄉似乎取代了故鄉。遙望似曾相識的明月,混淆的思緒中,已經無法分辨自己是中國人、台灣人、還是美國人。

 

在台灣留下許多童年的純真和歡笑,光著腳丫的足跡,踏遍窄巷中的泥濘路和鄰家屋頂上的石棉瓦。拖著兩條上上下下的鼻涕,頂著蒼蠅飛舞的癩痢頭,無憂無慮穿梭在殘破的矮屋和不知道名字的玩伴之間。入夜之後,沒有電視,更沒有電玩,但是有打不完的蚊子,和點不完的鱷魚牌蚊香。乘涼和搖扇聊天是大人們的唯一消遣,我只能在一旁揣測上海話裡的鄉愁,一輪孤獨的明月,似乎永遠是互道晚安時的見證。一壺熱茶,沖淡了國仇家恨;一紙家書,延續了兩岸情仇。學生的生活變得有節奏、有旋律、有變化、更有色彩。上課的時候想著福利社的冰棒,心不在焉的思緒中飄浮著鄰家的女孩。搭公車時目不暇給尋找道聽塗說的校花名草,擠在補習班裡尋尋覓覓萬綠叢中的一點紅。留在學校唸書是為壓馬路找正當藉口,上圖書館是為了表現自己是模範生。手中的原子筆畫不出想像中的白雪公主,制服口袋裡藏著不敢撥的電話號碼。上學是隨波逐流的例行公事,除了對考試的排斥和開夜車時驅不散瞌睡,青少年的歲月似乎是揮之不去的流水年華。喇叭褲、迷你裙、麵包鞋曾經是目光的焦點,湯姆瓊斯的嘶吼和觸電般的抽動成為時尚的代言。夜市的破舊板凳上有檳榔汁,還有脫離木屐的黑腳印。西瓜攤上有盤旋不去的眼中釘,小吃店的角落堆著同流合污的碗盤。理髮店裡蹲滿看漫畫書的蘿蔔頭,沒有警察的電影院有令人目瞪口呆的表演,擦鞋中心有穿著拖鞋的醉翁,釣蝦場裡只有辣妹沒有蝦。

 

鋼琴酒吧裡瀰漫著聽不懂的西洋歌曲,KTV的包廂裡擠滿黑道白道和手槍,寶斗里的公娼已經化明為暗成為個體戶,雨後春筍的摩鐵提供了內需的地下管道。小三文化有隱私權的加持和保護,小鮮肉成為女權運動的護花使者。本土歌曲中充滿對日本的往日情懷,靖國神社無情壓倒了忠烈祠的尊嚴。經濟起飛的光環只剩下記憶中的片段,四小龍的輝煌歲月成為你我說不出的痛。民主的糖衣侵蝕了年輕人不成熟的思維,啃老族的無知踐踏了父母的殷殷期盼。傳道授業解惑已經被雞腿和挑釁摧毀,生命的意義和價值只藏在豪門深宅裡面。政客的滔滔謊言是茶餘飯後的議題,媒體新聞的八卦捧紅了新新人類的無厘頭。不勞而獲和坐享其成是享受人生的新理念,拋棄傳統包袱是改革開放的進步指標。中華文化即將和核能電廠進入掩埋場,經典文學和四維八德已經是往日黃花,孔廟、故宮、中正紀念堂即將日落西山,國語文苟延殘喘成為不久將來的鄉音。忱摯的人情味成了爾虞我詐的祭品,敬老尊賢的美德成了選舉時的政治語言。謙沖的自尊被無知的自大所蒙蔽,劃地自限造成犬吠火車的井底之蛙。黑白之間存在無盡頭的可能,是非的界線是人云亦云的夢囈。

 

佇足在熙來攘往波士頓中國城一角,靜默觀察在大牌樓前絡繹不絕的遊客,他們把別具一格的牌坊當作活動佈景,恣意妄為妝扮自己美好的畫面。天下為公的意境不敵品頭論足的遊興,禮義廉恥的光環更不是鏡頭裡焦點的選擇,這是文化欣賞和認同的差距,也是自我

融入和被動接納的矛盾。菲力牛排館讓我想到巷口的牛肉麵攤,孤芳自賞的紅酒讓我想到香醇的金門純高,生冷無趣的三明治讓我想到香脆的燒餅油條,膾炙人口的龍蝦讓我想到炭火上的烏魚子,乏善可陳的生菜沙拉讓我想到清粥小菜,貧乏無味的蘋果橘子讓我想到蓮霧龍眼,趨之若鶩的牛肉串讓我想到大腸包小腸,味同嚼蠟的火雞讓我想到烤鴨三吃,高尚的星巴克咖啡讓我想到純樸的酸梅湯和青草茶,千篇一律的蕃茄濃湯讓我想到垂涎三尺的圍爐火鍋,雜亂無章的跳蚤市場讓我想到萬紫千紅的夜市,夜晚寂靜孤寂的人行道讓我想到無所不在的車水馬龍,摩肩接踵的玻璃帷幕讓我想到與世無爭的四合院,麥當勞俗不可耐的漢堡讓我想到街頭巷尾飄香的掛包,賞心悅目的港灣步道讓我想到淡水老街,老態龍鍾的地鐵讓我想到高鐵和捷運,平凡無奇的雜貨店讓我想到燈火通明的便利商店,美輪美奐的教堂讓我想到雕樑畫棟的廟宇。

 

朋友說這裡有清新的空氣,但是我聞不到熟悉的人情事故;朋友說這裡有潔淨的飲水,但是我飲不出街坊鄉里的同舟共濟;朋友說這裡有完善先進的醫療設施,但是我感受不到噓寒問暖的人性關懷;朋友說這裡地大物博,但是我感受不到血脈相連的親切;朋友說這裡有珍貴歷史文化景點,但是我感受不到家鄉一草一木的熟稔;朋友說這裡有循規蹈矩的人文素養,但是我感受不到守望相助的推心置腹;朋友說這裡是年輕人的樂園,但是我嗅到了老年人的墳場;朋友說留在這裡開創未來,但是我的未來是回歸不是開創;朋友說亦步亦趨跟隨子女的腳步,但是我要尋找父母留給我的腳步;朋友說這裡是人生的歸宿,但是我選擇了來時路。

 

月還是故鄉的圓,水還是故鄉的甜,人還是故鄉的親,景還是故鄉的美。

 

落葉歸根,尋夢無痕。

 

Leave a Reply