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协举办盛夏野餐聚会-2017

文协盛夏野餐聚会大合照。前面侧卧地上的是会长杨哲修。(曾仁/大纪元) 【大纪元2017年07月29日讯】(大纪元记者冯文鸾牛顿市报导)大波士顿中华文化协会 (GBCCA) 22日中午在牛顿市Auburndale公园举行盛夏野餐聚会,约有会员100人参加。大家各 自围桌而聚,轻松话家常,最后吃饱喝足跳跳排舞,享受夏日美好的时光。 会长杨哲修准备了烤汉堡、热狗、沙拉、玉米、卤蛋、西瓜、甜点,外加Tony带来深海钓的 鱼、刀砚⋯⋯。据夫人吴萍萍表示需要两车来载运这些食物及用具。 张越麒带领大家跳排舞。(曾仁/大纪元) 杨哲修从年初文协年会接任会长以来,已办了多个大活动,如台湾日摆摊筹款、五月底的家庭 之夜(Family Night)表演及点心招待、查尔斯河龙舟比赛及中华文艺介绍摊位。 由于纽英崙青少年中文夏令营在隔壁举办开营前的暖身活动,那边多是年轻人,跑啊!跳呀! 散发青春的气息。反观文协这边都是资深的会员,气定神闲,散发成熟稳定的魅力。但是当张 越麒一放音乐,带领大家跳舞,仍有不少人跳得颇投入,不输年轻人。◇ 編者註: 本篇出自大紀元日報, 經會長楊哲修徵得大紀元同意准於轉載.  

雙子星(上)- 小説

胡宏 I. 四川 我們的飛機降落在成都雙流機場,我忽然意識到:我們現在離我出生的地方沒有多遠,因爲在 我的身份證上出生地 寫的就是四川雙流。我碰碰我妻渝說: “我們到四川了,我們都回到出生地。” “不見得,”她認真地說: “我是重慶生的,重慶現在是直轄市,對中央來説,重慶是跟四川省平行的地區。” “好吧。我們小的時候都叫做四川人,對吧?” “我們現在在臺灣都是臺灣人,不然到臺灣沒有人會理你。” “對頭!”我用四川話來做結論。 但是,我沒有想到,成都雙流機場 真大,飛機從跑道滑行到候機室要十分鐘。我又想起了一 件事: “你知道,在抗戰的時候我爸爸是駐防雙流的大隊長,負責保衛成都的領空 ….” “你沒跟我説過啊 ….” “我說過。你也說過你爸爸那時候是在印度受訓,他也要飛驅逐機,後來打下了不少日本零式 機。” 她看著我,還要聽我説。 “話說回來,我發現了一個問題:要是那時候的雙流機場就像現在這機場這麽大,” 我們邊 說邊走到機場的提行李轉盤,又繼續說: “我爸爸每天都餓得半死。” “爲什麽?” “你知道,負責保衛成都的領空就是要在跑道頭警戒,日本轟炸機一來,馬上就得起飛迎戰。 所以我們的飛行員整天都在跑道頭等著,要吃中飯就得跑到大隊辦公室去拿幾個熱饅頭。來回 這麽跑怎麽能緊急起飛?這麽出任務是不允許的,他們時常連吃饅頭的時間都沒有 […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