羊圈中的小牧童

e-Newsletters

文:張薈茗 圖:鄭裕榮

寒風帶雪朔朔吹

薄衫的小孩仰起  紅通通的臉蛋

活像西部小牛仔

讓羊群在身邊穿梭

車奔於「獨褲」公路上,ㄧ陷一陡,如同蹦蹦車,始知塞外不堪行。沿途風沙滾滾,遼闊無邊,好像,走入無邊的太虛世界,陌生、驚悚;遠方的山谷,懸垂白色圓形氈房,矗立在山坳上,這是哈薩克祖先傳下的生活智慧,躲避狂風暴雪襲擊。

 

秦漢的騎兵彷彿自天山飛奔而過,陽關出塞已經不是做夢。眺望歷史天山,時而蒼茫,時而古木參天,白雪已經成群躲在山峰裡。

 

眼前,可愛的小牧童,跟著父母轉場,從小培養放牧基因,隨父母逐水草而居。秋天,美麗的季節,蘆葦變成黃金色的芒桿,白樺樹也被夕陽染成金黃,宛如走入黃金夢境。

 

轉場,是他們豐收的季節,滿山滿谷的羊群,在牧民跨馬揮鞭下,扭著肥滋滋的屁股,搖搖擺擺在公路上;這時,路上人車讓道,公路屬於牠們的勢力範圍,車速慢慢通過,欣賞壯觀的遷徙。可是,有些霸氣駕駛人,猛按喇叭,羊群驚慌四散,讓揮鞭牧民重新整隊,耗費精神。牛羊馬駱駝等牲畜,轉場在蜿蜒曲折風沙中。牧民說:「風雪來臨之前,必須趕幾百里路,回到適合人和牲畜過冬的暖窩。」

 

生於斯長於斯,小牧童很認命,他說:「羊是我的大玩偶,我從小沒有童伴。」

 

羊群已認得小主人,白天陪著曠野疾風呼嘯而去,夜晚星星月光照路相伴,牛羊就是他的玩伴。父母忙著轉場前的準備,他以小主人身份,忙著和羊群手足舞蹈,協助父母轉場,免得羊群失散,歷史上哈薩克人擅於騎射,曾造成中國塞外最大的夢魘,如征討,和親政策。

Leave a Reply